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有爱有回应无党派界小组讨论一幕

发布时间:2019-07-12 19:44:24

有爱,有回应 ——无党派界小组讨论一幕

中国青年北京3月8日电真诚倾吐,交融争鸣,解惑释疑。犹记去年两会上,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参加无党派委员联组讨论时,赞誉无党派为“小政协”。今年,委员们延续了良好的讨论氛围,不时让听者有收获,有感动。

6日的小组讨论上,张国俊委员发言时提到,不久前他曾参加过一个关于尘肺病患者的活动。他得知,所有职业病里尘肺病占到90%,而尘肺病中农民占到90%,因为矿山、建筑工地、加工企业等无任何防护措施的高粉尘工作环境最容易致病。

“男主人丧失劳动能力后,农村的一家人生活就陷入瘫痪。但现在对尘肺病的诊断必须经由专门获批的有资质的医院来进行,要出具劳动合同和其它证据,在得到明确的鉴定之前,病人无法在普通医院进行治疗。作为职业病诊断时间漫长,很多病人至死亡仍未得到诊断。”

农民本来就是弱势群体,全国上千万人农民身患尘肺且维权艰难,这让张国俊委员很难过,他建议首先解决医院垄断问题,让患者到各个医院都可以做检查,二是将尘肺病作为一个医学概念进行诊断治疗,而非作为一个职业病概念进行诊断治疗。

“我对这个问题有些研究,跟大家交流一下。”身为医生,王执礼委员立即接上了话。“尘肺病以前叫矽肺,由于大量粉尘都是化学物质,沉淀后肺变硬,影响通气和换气功能,对农民工身体造成的伤害不可逆转,除了做肺移植别无他法。我在英国做过一次心肺联合移植手术,要心和肺一起换新的,极其昂贵,价格负担高。”

所以王执礼认为,尘肺病重在预防。国家应制定强制措施做好预防,加强立法,大幅度提高对广大农民工和工人的保护。对于张国俊委员提出的医疗鉴定垄断问题,他表示,以前也碰到过类似问题:由于确诊为矽肺可以多领退休补助,常有人四处求情要求得出这样的鉴定,由此便产生了权力寻租空间。他认为对于鉴定程序和确诊单位都应该深度研究。

有爱心,有回应。这不由使想起,前一场小组讨论上也发生过类似一幕。

丁明山委员说,他去年带着专家和朋友往河南某地跑了三次,实地探访了脑瘫患儿的治疗情况后,大家深知其艰。一名脑瘫患儿会让全家背负沉重的包袱,四方求医,八方借钱。

有人很快发现一个中医院已经救助了1300多名脑瘫儿童。“那家医院院长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光了,五六年救了这么多儿童。现在医院只要一开门,就有几个被遗弃的脑瘫儿躺在门口。”丁明山意味深长地说,“脑瘫救治最好在3岁以前, 6岁以上再救治就很难了。一个医院院长都能做到这样(伟大),我们这些在改革开放中获取了一些财富,得到一些实惠的人,更应该把爱心汇聚到扶贫帮困的事情中。”

2014年,丁明山联手几个人在民政部发起了脑瘫救助基金,让有的爱心人士加入。

很多委员都在若有所思的时候,从事脑神经元研究的段树民委员开口了。“丁委员昨天来找我聊过这件事情。一开始我很抵触,因为听他说中药治疗效率能达到90%以上,我告诉他,一定要有科学严谨的结果再出来这样说,不然会影响你的慈善事业。”

作为院士,段树民本着科学精神看待这件事情。“如果经过理疗,小孩早期的部分脑神经元是可以恢复的,不用中药也可以恢复。但脑子发生实质性损伤是治不好的。”因此,段树民给丁明山开了一道科学的药方。他建议运用一套合格严谨的统计方法,在其它康复措施均相同的情况下,将脑瘫患儿分为两组救治,一组吃中药,一组不吃,如果前一组确实有效,说明中药有效,这对我国和国际脑瘫的救治界都是巨大的贡献。

“丁委员关注脑瘫产生的慈善行为很值得鼓励,段院士的说法也值得参考,要做出比较规范的实验结果来才更有说服力。建议段院士有空赴实地指导一下。”小组召集人林毅夫委员牵线。

“嗯,我昨天就说了,我希望能去看看。”段树民很认真。(司晋丽)

原标题:有爱,有回应——无党派界小组讨论一幕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怎样做微商城销量
怎么用微信小程序
怎样写新闻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