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千金-益母颗粒利比亞過渡委誓言打江山但不坐江山

发布时间:2020-02-15 06:24:33

利比亚“过渡委”誓言:打江山 但不坐江山

9月12日,贾利勒在的黎波里庆祝上  吉卜里勒的辞职也许意味着,这群领导了利比亚革命的人,开始践行自己的诺言,将从卡扎菲手里夺下的“江山”还给民众,而不是揣进自己口袋  假如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所言非虚,那么他们将是一群“打江山”但不“坐江山”的人  10月22日,利比亚临时执政当局总理、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主席吉卜里勒宣布自己将辞职,并称此举是“为利比亚政治秩序重建铺平道路”  此前,在10月3日的一次发布会上,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曾和吉卜里勒一同宣布:他们将在攻占苏尔特之后辞职,以为新过渡扫清道路  贾利勒被多数人认为是全国过渡委员会的头号人物他宣称,他和吉卜里勒不会以任何形式参加未来的  自从2月27日在班加西成立以来,全国过渡委员会逐渐成为利比亚革命的领导机构而在那之后不久,它的成员就已经承诺不参加革命胜利后的选举  “这是为了保证我们的客观”在一次采访中,贾利勒说  如今,打开该委员会的官方站,仍然能看到他们作出的这一承诺以文字形式呈现在首页上:“所有全国过渡委员会成员均誓言不参加未来的选举”  随着卡扎菲被俘后身亡,“过渡委”宣布“全国解放”,利比亚进入重建时代吉卜里勒的辞职也许意味着,这群仓促间聚集在一起并领导了利比亚革命的人,开始践行自己的诺言,将从卡扎菲手里夺下的“江山”还给民众,而不是揣进自己口袋  一群截然不同的人走到一起  加入全国过渡委员会之前,贾利勒在卡扎菲政权内当了4年司法部长  有报道称,在部长任上他曾试图释放一批政治犯,失败之后一度请求辞职,但未被允许  利比亚革命爆发后,2月21日,他被派往班加西谈判时宣布辞职,几天后加入全国过渡委员会并成为主席  这个59岁、半秃顶的男人在卡扎菲政权内任职超过30年,担任过从检察长助理到法官等一系列职位不过,在革命爆发前,有报道曾称他敢于反对随意逮捕和未经审判的拘禁,并经常对当局统治方式表示不满  与贾利勒一样,全国过渡委员会成员不少曾在旧政权任职作为留美经济学家,执行委员会主席吉卜里勒曾被任命为国家经济发展委员会主席此外,曾担任执委会副主席的Issawi则当过前经济部和贸易发展部部长  不过,今年2月“聚义”在班加西的全国过渡委员会成员,身份远不只这些  全国过渡委员会副主席古贾曾担任过班加西律师协会主席;一名叫图尔贝勒的年轻人是个人权活动家,被关进过监狱里;同样坐过牢的还有负责全国过渡委员会军事事务的哈里里,他在1975年曾被判处死刑,但1988年获释  除此之外,在国外从事反运动的流亡者和热心政治的商人也加入其中随着新代表不断加入,这个群体里可以找到主义者、主义者、世俗主义者,以及社会主义者的身影  在卡扎菲42年的统治里,这些人有着迥异的生活吉卜里勒原本在美国一所大学从事学术研究,不时出版几本作品;女博士德加利在班加西大学教书;曾教过卡扎菲如何开车的哈里里则一直处于软禁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出头之日  他们的政见也不同吉卜里勒理想中的新利比亚,是世俗化的、由政治精英主导的但保守的贾利勒,则被认为更倾向于建立一个法律系统的  但因为卡扎菲这个共同的敌人,他们走到了一起  他们一起领导了战争  5月5日,当全国过渡委员会发布声明称自己是“代表利比亚人民的唯一合法实体”时,它正面临不小的麻烦  当时,卡扎菲军队在战争中尚占有明显的优势,重镇米苏拉塔被包围,并且遭到猛烈炮轰国际上对它能否领导利比亚反对派取得胜利也有质疑  但等到8月份全国过渡委员会发表利比亚“建国蓝图”时,质疑声已经远没有那么强烈在北约协助下,反对派军队逐渐占据优势,而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承认该委员会为利比亚的合法代表  但不和谐声音一直存在9月4日,驻守班加西的反对派指挥官萨拉比要求全国过渡委员会全体辞职此前,反对派军队的最高指挥官尤尼斯被暗杀,引发人们对过渡委员会内部斗争的质疑  时至今日,许多分析家仍然认为,过渡委员会并未在事实上控制利比亚各派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在攻下首都的黎波里的战斗中立下大功的米苏拉塔势力,就拒绝听从过渡委员会的要求离开首都,而是驻扎在当地  委员会成员们很少出现在战场的最前沿不过,没人能否认这群各有专长的人在革命进程中起的作用正是吉卜里勒率代表团出访英法,说服了北约对卡扎菲军队进行空袭在外交场上,贾利勒与各国元首、大使的洽谈,为利比亚革命者获得国际援助发挥了重大作用  9月12日,贾利勒在一片欢呼声中回到已经解放的的黎波里,并在“烈士广场”上发表了充满激情的演讲这被许多人看作是全国过渡委员会基本统一了利比亚民间力量的象征  与此相比,更具有实际意义的,是由全国过渡委员会主持制定的“宪法文件”这或许是对革命结束后的利比亚最重要的文件  这份文件详细规划了利比亚重建过程的走向,包括建立临时,选举议会、总统的时间表文件发表后,贾利勒又一次重申,他将在卡扎菲下台后辞去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一职  按照宪法文件的规划,利比亚革命的两个核心领导人物——贾利勒和吉卜里勒,都不会在卡扎菲政权倒台后建立的过渡中担任职务  利比亚解放了,有人打算放弃权力  如今,吉卜里勒似乎已经开始兑现诺言最起码从表面上看,在领导利比亚革命取得胜利之后,他准备放弃权力  他早已多次流露过退出的意愿9月30日,吉卜里勒在的黎波里接受采访时称,他不会在未来的中任职;10月2日,他曾向全国过渡委员会提出辞职,但因为“有损国家统一”,委员会希望此事能推迟到利比亚解放之后  10月19日,又一次宣布了退出的意愿不过,《》注意到,此时的吉卜里勒完全没有显示出胜利者应有的狂喜,反倒有些闷闷不乐  “我们正在陷入无休止的争斗中,”他对当时的利比亚局势表露出不安,并表示治理这个国家越来越难,“政治上的争斗需要财力、组织、军队和意识形态,恐怕这些我都没有”  他没有为辞职给出更多理由但也有人说,常年生活在国外的吉卜里勒因为脱离利比亚时间太久,无法代表利比亚人民,这使他广受质疑  目前,吉卜里勒尚未公开他将来的去向——没有人知道他此后会留在没有卡扎菲的利比亚,还是回到大学里继续研究学问但他看上去去意已决10月24日,他再次发表声明,重申自己不会在未来的中谋取职位  而贾利勒以及全国过渡委员会的其他成员,是否也会像吉卜里勒那样放弃权力,目前还没有最后定论在8个多月的战火洗礼后,这个大杂烩一样的草台班子,已经变成有外交承认、有财力的执政者,有足够的资格留下来享受取得的胜利

脑梗塞偏瘫恢复期可以吃通心络胶囊吗
皮肤干燥起皮是什么病
脑血栓服用通心络怎么样
悦而维生素D3滴剂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