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极品相师 010 坡脚男孩

发布时间:2019-09-25 15:36:26

极品相师 010 坡脚男孩

唐振东三口两口,就把这两块馒头吃下肚里。

“你等等,我回去给你拿!”男孩飞快的跑了回去,拿出一个塑料袋,这里面是米饭,递给唐振东,“给,吃吧。”

“一起吃。”唐振东接过塑料袋里的半袋米饭,放到了院子里的一个石桌上,对男孩説。

“恩,好。”

男孩欣然坐下,沒有筷子,就用手抓,两人把这半塑料袋米饭飞快吃了个干干净净,一粒米都沒剩下。

“这个破地方,只有米饭,每天都做米饭,刚才的那两块馒头还是两天前送馒头剩下的。”男孩笑着跟唐振东説了馒头和米饭的由來。

“你是北方人。”南方吃的是米饭,唐振东很清楚,他以前走南闯北,只有北方的面食才以馒头为主,所以南方人吃不惯馒头,北方也有人吃不惯米饭。

男孩闪动着大眼睛,很有神,“我是河北人,我听口音也听出你是北方人。”

唐振东diǎndiǎn头,沒説话,虽然跟男孩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自己走时候,他送自己的半袋馒头却在唐振东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你能教我功夫吗。”男孩眼中闪着光,一脸希翼。

“学功夫需要吃苦,你行吗。”

“我能行。”男孩一拍瘦弱的胸脯。

“那好,如果你能吃苦就学吧。”唐振东不问男孩想学功夫的原因,他也不用自己的精神探测,所有关于相术的东西,他都统统抛弃了,仿佛压根就沒学过一样。

“太好了,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男孩腿有毛病,跪下倒是不吃力,倒头便拜。

唐振东把他扶起來,坐在石凳上,“我今天先教你基本的站桩,你体会一下站桩的感觉。”

“内家拳最重要的基本功就是站桩,一身功夫都可以通过站桩站出來,内家拳就是意念指挥气血,,,,,,,。”

唐振东自从于清影死了之后,从來沒説过今天这么多话,他把内家拳的桩功给男孩详细讲解了一遍,男孩很聪明,这diǎn很像自己,自己説了一遍,让他复述,他竟然把所有的要diǎn都给记了下來,而且不是死记硬背,还能加上自己的理解。

唐振东diǎndiǎn头,“你练吧,过几天我再來。”

唐振东翻身跃出围墙,河源之大,却沒有自己的容身之处,自己还不如刚收的这个小徒弟,虽然他沒有家,但是好歹有吃住的地方,自己连个住的地方都沒有,连一日三餐都是严重的问題。

赵琳下班很早,她这个职位,如果不是过年过节,其实根本就沒什么事,上午九diǎn上班,下午早早就回來了。

赵琳开着车,打开舒缓的音乐,她喜欢的是这种抒情的曲风,刘德华,“谢谢你的爱”,不管谁看赵琳,都是一个乐天派,整天笑容挂在脸上,知性美丽,让人如沐春风,但是谁又知道她心中的苦楚呢,作为一个即将跨入三十岁的大龄女人,她也渴望爱情早日來到,但是现在好男人似乎都是别人的老公。

在人前,赵琳一个模样,在沒人的时候,她的思绪才会天马行空,女孩爱幻想,她也时常幻想着自己也能有个白马王子踏着七彩祥云,过來娶她,跟她白头偕老。

“吱嘎”赵琳一个急刹车,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她又把车倒了回去,“是他。”

赵琳一时半会儿还沒想起唐振东的名,其实她早忘了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唐振东的名,在医院的时候,唐振东沒有开口説过话,只是对自己説“他会还钱给自己”,除此之外,赵琳也跟护士了解过,他再沒説过一句话,更别提报上自己大名了。

唐振东前两天刚收了一个徒弟,教了他最基本的站桩,一个站桩,动作简单,但是其中的东西却不少,需要好好消化。

唐振东又饿了三天的肚子,从那晚吃了男孩的两片馒头,到现在下午三diǎn,米水未进,不过唐振东并不是普通人,普通人不吃不喝,也许三四天都撑不下去,但是他就算十天半月不吃不喝,也不会饿死,这一路从海城到的河源,两千多公里的路程,他至少走了三四千公里,沒有目的,沒有方向。

到了河源仍旧是这样,他心中的方向感已经完全崩塌。

“真的是你。”赵琳下了车,走到唐振东近前,看着自己给他买的那件t恤,已经裂的一绺一绺了。

唐振东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他知道这人是谁,“我现在还沒钱还给你。”

“沒事,不急,我不是來要钱的。”赵琳説话很温柔,生怕刺伤他的自尊心

极品相师  010 坡脚男孩

,其实她沒想到唐振东的心已经如铁似钢,就算用刀扎,都不会让他产生半diǎn畏惧。

唐振东不再説话,这几天他説的话越來越多,心也不是完全封闭的密不透风了。

“你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助吗。”赵琳説话很软,有种吴侬软语的味道。

唐振东依旧低头不语。

“既然有缘碰到,那我请你吃饭吧。”赵琳见唐振东不説话,然后説道。

唐振东摇摇头,对于人家的好意,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那还可以説是不好意思,但是人家都表现出了足够的善意,而且还是主动示好,唐振东再不搭理人家,就是不识抬举了,“我身无分文,连你垫付的医药费都还不起。”

“呵呵,就算还不起钱,那也得吃饭啊。”

唐振东第一次抬起头,他的两只眼睛不像以前那么茫然,但是绝对沒有想象中的热切,赵琳虽然从來不感觉自己有多么漂亮,但是走在街上的回头率还有在医院的受欢迎程度,她还是了解一些的。

这个男人以前看自己的眼神,仿佛自己是空气,或者説他好像根本沒有看到自己,现在赵琳可以肯定,他一定是看到了自己,但是却丝毫沒有其他男人那些淫邪的目光,他的目光很坦然,有种历经世事、过眼浮云的感觉。

他心中一定有不为人知的故事,赵琳心想。

“走吧,我也正好一个人吃饭。”赵琳是真心实意的邀请,她并不是对唐振东产生了好感,而是她对唐振东先前的行为感到佩服,救了三个人,这一家三口因为唐振东的搭救,而活的很好,还得到了渣土车司机的赔款,反观救人的人,却被人遗忘在角落,唐振东自始至终沒有任何的自怨自艾,沒有后悔自己的举动。

身为医生的赵琳知道,当撞人时候的车达到六十迈,被撞者的死亡几率近乎百分百,这只是説一吨多的轿车撞人,连车带货近八十吨的渣土车撞击的力道何其之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能活着,几乎就是八辈子修來的福。

这么严重的伤,渣土车司机沒來,面包车司机沒來,他救的三个祖孙仨也沒來,换做哪个救人者也得怨声载道,如果这人还有能力怨声载道的话。

但是唐振东沒有,仿佛这一切都不关他事似的,别人或许认为唐振东聋哑加彪痴呆,但是赵琳知道他并不是。

就凭这一diǎn,这个人就值得一交。

唐振东站起身來,“谢谢。”

“呵呵。”

赵琳丝毫沒嫌弃唐振东的脏,其实唐振东身上倒也不是乌起麻黑的那种脏,但是却也一眼就能让人一眼就把他归于乞丐一类。

赵琳的车是自动挡,开起來比较轻松,在行车途中,她时不时的偷眼看看唐振东,唐振东双目又回复松散的模样,仿佛在看着前路,但是赵琳心中却知道其实他什么都沒看。

“你想吃什么。”赵琳轻声问。

“只要能填饱肚子,吃什么都行。”唐振东的话也多了一diǎn。

“説的你好像好几顿沒吃一样。”赵琳脸带笑意。

“不是好几顿,只是好几天而已。”唐振东説的一本正经。

“几天。”赵琳好奇的问。

“三天。”唐振东平静説道。

“你三天不会连水也沒喝一口吧。”

唐振东摇摇头,“沒喝。”

“嘻嘻,据医学研究,人不吃饭可以活七天,如果不喝水只能活三天,你三天不吃不喝,还能活着,我倒真是佩服你。”

“我倒是希望现在就死去,可惜总是死不了。”唐振东很颓然。

説到这里,做外联工作的赵琳也听出來了唐振东语气中的伤感,像他这么大的人,谁会把死整天挂在嘴上,这很不吉利,至少赵琳是这么感觉,但是唐振东却説的情真意切,语中的伤感,让赵琳闻之落泪,她急忙岔开话題,“那好,这可是你説的,三天沒吃饭,那我就diǎn人三天的饭量,你可要都吃完啊。”

“我吃一顿,最少dǐng十天。”唐振东説的很保守。

赵琳把车停到自己的租住房不远的停车场,锁了车,直接把唐振东带到了她最常去的客家菜馆。

“阿琳來了,今天早,进來坐。”饭店老板娘三十多岁的模样,看样子跟赵琳很熟,赵琳一來,她就笑着跟赵琳打招呼,看了唐振东一眼,但是什么都沒问。

赣州男科
赣州男科医院
赣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赣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赣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