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武道天下 第一千两百八十一章 灭董之策

发布时间:2020-01-17 08:50:50

武道天下 第一千两百八十一章 灭董之策

天朝重臣的封赐,并非儿戏,不是说封就封,说废就废。

封比较容易,废就相对难多了!

董卓怒而妄言废除曹操帝位,没多少人出言反驳,因为那不是马上生效,得大汉天子刘协下旨,其中朝廷风云暂且不说,还得国运认可,才能真正剥夺。

封赏比较简单,废除的话,国运会像计算机般,从势力、实力、威望、声名等各方面进行综合评定,只是比较偏向朝廷意志,却也不是一家之言所能决定!

简单点说,帝皇、国运和目标的比例,正常情况下大概是五、三、二开,帝皇对国家的掌控比例也是个主要因素,就如今大汉之主的情况,册封还行,想废除就难了,颇为复杂和玄妙!

这就是天朝天国的奇妙之处。

如果能说废就废,魏帝曹操早被废除,早被“十常侍”废掉,也轮不到董卓了!

这就是武信的依仗,更是爽快应承的真正原因!

在董卓等人看来,实际作用不大的“空头支票”,在武信想来,衍生价值非常大,就看如何运作了,何乐而不为呢?

……

片刻后,武信等人离开董府,蔡琰等女相随离开,包括蔡邕、王允等人。

行走在宽阔街道上,月华如水,月夜清冷,看不到多少路人,却有无数军队充斥大街小区,严密搜查,搜查刺杀大相国的叛贼乱党。

寂静月夜中,能隐约听到无数哭喊哀嚎之声,还有道道烈火焚空,照亮一方月夜!

很明显,这些是搜查叛贼乱党过程中,产生的“附加效果”!

“哎……群魔乱世,今夜……又不知有多少无辜者,要深受其害了!”

行走数里,蔡邕似乎苍老了许多,苦涩叹息道,抬头看了眼武信,欲言又止。

“这些魔军……明知不可能搜查到目标,依旧大张旗鼓,不知会有多少无辜者,被当成叛贼乱党了,军队烧杀抢掠,朝廷昏庸无道,军非军,国非国,民不聊生,生灵涂炭啊……”

美若仙女的甄宓,看了眼武信,似乎怕武信听不明白蔡邕的言外之意,俏脸愠怒地嘀咕道。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此乃永恒不变之理,非个人所能转变,不管是魏帝,还是大相国,或者是天下任何人……”

武信轻笑摇了摇头,语气平静缓缓说道,似乎没听到不停传来的惨叫哀嚎声。

“离皇此言差矣!事在人为!更重要的是……”蔡邕脸色一沉,颇为不悦迅速应道。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是吧?”

武信语气戏谑接过话题,问道,又摇头嘲讽接道:

“若是个人意志能改变,蔡大人为何能活到现在?为何不撞死金銮殿,扭转天下大势,改变朝堂乱局呢?”

“你……”蔡邕老脸一红,愤恨不已又羞愧尴尬地瞪眼语塞。

便是王允、蔡琰、甄宓等人,也是纷纷注目,明显并不赞同武信的“偏激之言”和强词夺理。

“我们能做的事,就是在乱世中,尽力守护好身边的人,余力尽力造福一方,庇护一方,尽量问心无愧,足矣,总比毫无意义的牺牲强多了!”

不待蔡邕等人多说,武信自顾自幽幽说道。

“……”

蔡邕、王允、甄宓等人哑口无言。

某种程度上看,他们现在不就是这样吗?只是没人挑明,还没彻底想通罢了!

如果真那么高尚愚忠,他们早该撞死在金銮殿,或者舍身刺董,不会现在在“感慨万分”地行走在群魔乱舞的天都接道上了!

“别想那么多了!今日三大势力,联手刺董,天都及天下,必生大乱,将会有场席卷天下的龙争虎斗。”

武信没兴趣多和众人“悲秋伤春”,脸色一正,看向蔡琰等女提醒道。顿了下,迅速接道:

“以本皇的意思,你们还是暂时退离天都吧?那不是你们能管该管和能做该做的事,留下除了白白牺牲,起不到多大作用,大相国的恐怖,今天你们也看到了,就算他任由你们刺杀,你们杀得了吗?”

蔡琰四女和蔡琰、王允,乃至独孤伽罗、王伯当、拜月四老等人,齐齐脸色一变,沉默不语,氛围颇为压抑!

回想魏蜀袁三大势力联手,对董卓的致命一击的情况,就让人心中发凉。

若非亲眼所见,没人会相信,世上真有如此恐怖的存在!

大蜀刘关张,大魏魏帝和四大战王,袁氏娇子(袁绍)和两大亭柱,还有典韦、麴义、张南等威名赫赫的猛将,阵容豪华得让人绝望,便是月婵皇府和南离皇府联手,也明显不如。

但是,如此豪华的阵容,联手一击,实打实击中董卓了,而且魏帝曹操还以无上神刀率先斩中了董卓,竟然还奈何不了董卓。

世上还有任何势力、任何存在,奈何得了董卓吗?

便是太平三兄弟、十常侍等复生,也远不如董卓让人绝望啊!

最后,董卓不只是防御无敌,就算魏帝曹操以无上神刀斩断其手臂,却又瞬间恢复,断肢重生……

越想,众人的内心越是拔凉拔凉的……

“哎……”

大儒蔡邕重重叹息了声,似乎苍老了许多,脸露绝望地梦呓般呢喃道:

“天下真有如此逆天的存在?难道他真是天下无敌了?”

武信没兴趣和蔡邕“多愁善感”,看向四女问道:“本皇的建议如何?随本皇一起离开吧?”

蔡琰、甄宓等四女俏脸黯然,明显颇为失落、绝望、无奈和无力,却又没人应答。

她们亲眼见到魔主董卓的恐怖,离皇武信又把话说到这份上,她们也知道计划不大可能成功,没什么用了。

“呼……谢离皇恩情!妾身等无男儿之志,却又悲怜之心!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试试……”

蔡琰长长呼出了口气,凄然一笑,状若夏末最灿烂、最繁华、最坚强的茶靡花,幽幽应道。

“呃……”武信怔然。

“文姬……”独孤伽罗忍不住出言道,却又不知该怎么说。

蔡琰凄美一笑,坚定又决然缓缓说道:“即便是飞蛾扑火,也是无怨无悔,走得坦然,扑得璀璨!”

“哎……”

武信嘴巴蠕动数下,张嘴无言,想了想,忍不住提点道:

“你们的计划,也不是完全没机会,让攻击性最强的战神,去打防御性最强的董魔,还是有点希望,但可能性基本为零。唯一且最佳的之法,就让他如远古时代的商末纣王,自取灭亡,引天道灭之,切记……”

话落,武信便不理眼神一亮的蔡琰四女和蔡邕、王允,加快脚步离去……

月夜幽幽,夜风清凉,又带着刺鼻的血腥味……

月色如血,谁在苍茫中忧郁叹息……

苏州大学附属理想眼科医院预约挂号
林州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江苏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岳阳癫痫病治好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