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苍龙至尊 第六百九十九章 我要做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6:53

苍龙至尊 第六百九十九章 我要做人

窥境,在某些小势力之中已经足以称宗做祖,即使是在那些大型势力之中,也属于绝对的中流砥柱。

不说沐文峰窥境中期的修为,即使是上古八族之一沐家正统嫡系血脉的身份,也足以让人给予足够的重视。

可是在张宇这里,却一招败北,虽然有轻敌的成份在这其中,何尝不证明了张宇的强大。

“怎怎么可能?”瞅准时机向着张宇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看着那浴血而立的沐文峰,沐晨整个人都陷入呆滞之中。

张宇身上传来的气息并不甚强大,也就在窥境初期左右徘徊,所以沐晨才放心让沐文峰出手将之擒拿,可是这结果,实在是太太太让人意外了。

没有擒拿张宇也就算了,竟然连张宇的底细都没有试探出来,这真是连废物都不如。

“表哥,救我!”看着那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张宇,沐文峰理智完全崩溃,拖着残躯大声呼号。

初始时见到张宇,沐文峰只是将张宇当做小绵羊,随时都可以宰杀;可是现在,张宇在他眼中比起蛮荒凶兽还要可怕,那无情的眼神,那冰冷的气息,都让他肝胆俱裂。

暮然间,沐晨好似掉进冰窟窿一样,浑身发凉,他知道,这一次他们将会惨败。

张宇展现传来的恐怖力量,足以和窥境巅峰强者相提并论。而铁冲,那一身斩灭一切的锋锐刀意,让他都心生恐惧,更不要说还有一个浑身上下透露着毁灭杀戮气息的屠灭,更让人胆战心惊。

沐晨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只是想要擒拿张宇而已,怎么就会遇到这么可怕的阻挡力量,一个弄不好,他这一次说不定都要栽在这里。

“嗡!”

铁冲迈步而出,挥手间宽背大刀猛地向前斩去。

感受着刀芒之中蕴含的恐怖毁灭之意,沐晨连忙收敛心神,全力应对起来。

现在,保住自己身家性命才是当务之急,至于沐文峰三人,只能自求多福了。

“不要叫了,你的那个表哥现在已经自身难保了,想要让他来救你,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张宇开口,冷冷的说道。

他每向着沐文峰前进一步,沐文峰的身子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栗几下,沉重的脚步声敲击在沐文峰的心头,使得他已经丧失抵抗之意。

“宫兄,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刚才此人叫嚣的最是厉害,说要留着你们的性命好好玩玩。”张宇扭头向着那宫商羽道。

“没错,这家伙看着仪表堂堂,可是一肚子坏水,你可千万不能轻饶他。”宫商羽连忙回道。

因为沐晨几人,宫商羽差一点命丧黄泉,双方之间已经不死不休。

大丈夫,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现在宫商羽有了张宇做靠山,自然不会再假惺惺的说什么饶过他们的话语,他,要杀人!

“少主,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要不是宫兄拼命护着我,小的我可早就魂飞魄散了。”宁虎也是趁机哭诉起来。

“放心。”张宇淡淡道。

言辞虽然简单,却给人无限信心,仿佛有他在,就算天塌下来也不用担心。

“你不要过来,不然的话我要你好看!”沐文峰一边向后退,一边威胁着张宇。

可是那慌乱的神情,再加上狼狈的模样,却使得他的威胁如此之苍白,没有丝毫威慑之力。

“嘭!”沐文峰似乎也明白自己的威胁无用,调动身体之中剩余的力量正准备逃离,突然一股巨力轰击在他的身上,直接将他全身力量震散,下一刻,沐文峰如同扶不上墙的烂泥一样,瘫软在地。

“你这个该死的,你对我做了什么?”沐文峰怒吼,瞪大的眼眸中满是惊恐之意。

此时的他,感觉自己就好像刚刚降生的婴儿一般,无论如何努力,都使不出任何力量。

“宫兄,宁虎,现在他是你们的了,生死全凭你们定夺。”张宇说着

,一脚将沐文峰踢到了宫商羽两人的身边。

见状,宁虎宫商羽心中大喜,可是沐文峰心中却只剩下绝望。

现在的他连个手无缚之力的书生都不如,没有其他人的帮助,想要从张宇手中逃离已经成为奢望。

而他知道自己凭借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宫商羽和宁虎有足够的理由将他千刀万剐。

“砰!”见到复仇的机会来啦,宁虎连恢复身上伤势都顾不上,直接冲到沐文峰身边,然后一脚狠狠踹在他的身上。

剧烈的疼痛传遍沐文峰身体各处,此时的他就好像没有修炼的凡人一样,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随即哇的一声,大口大口的酸水向外吐了出来。

“你小子刚才不是挺能耐的,怎们现在成了软蛋,还在你宁虎大爷面前自称爷爷,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有了张宇这个靠山,宁虎活脱脱就像那种仗势欺人的市井无赖,别提都多狂了。

不过张宇并没有阻止他,再怎么说宁虎也算是他麾下的人,生杀予夺都是他说了算,沐文峰一个外人竟然想要虐杀他,门儿都没有。

“我踢死你。”宁虎又是一脚踹在沐文峰的胸膛之上,将其踹倒在地以后,一脚踩在他的身上。

“宫兄,现在到你了,不用手下留情,这几个家伙没有一个好东西,现在落到了咱们的手里,怎么着也得让他们尝尝被人折磨的滋味。”宁虎恶狠狠的说道。

“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宫商羽点头道。

对于沐晨几人的言而无信宫商羽心中也是异常恼怒,如果不是张宇他们出现的及时,现在他肯定早就已经遭了毒手。

不过宫商羽也没有太过过分,对着沐文峰揍了几拳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多少虐待他的兴趣。

“宁虎,杀了他吧。”宫商羽道。

如果有可能的话,宫商羽肯定会选择堂堂正正与沐文峰一战,然后手刃仇敌,可他知道,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就不允许。

而对于虐杀一个毫无还手之力之人,他实在提不起太大兴趣。

“宫兄,就这样送他上路,也实在是太便宜他了吧?”宁虎心有不甘道。

“你如果还想要动手的话,你自便,等一会帮他解脱就是。”宫商羽淡淡回应一声,便是盘膝而坐,开始恢复起身体之中的伤势。

“哼,宫兄仁义,算你小子好运,我送你最后一程。”宁虎说着便是举掌向着沐文峰的头上拍去。

“你不能杀我,我可是上古八族之一沐家嫡系血脉,杀了我,你们所有人都要死!”沐文峰大叫着,沐家的身份已经是他最后的依仗了。

听到上古八族几个字,宁虎心中也是生出一些犹豫,对于这类隐世势力,他也稍有耳闻,只是听说极其强大,具体有多强,他心中却没有准确定义,毕竟像这种势力,一般都是隐居在幕后,很少会有正大光明的显露在人前。

他想要杀沐文峰报仇,可是又怕杀了沐文峰之后会引来杀身之祸,一时间倒也有些拿不定注意了。

“少主,你看?”宁虎求助似得望向张宇道。

“杀!”张宇不假思索道。

上古八族的身份在他的面前如同废纸一样毫无任何威慑之力。

“我们家少主已经发话了,那你只能去死了!”宁虎脸上也闪过一抹狰狞,有了张宇的答复,他无疑更有底气起来。

以前的他从来都是畏畏缩缩的,这个不敢得罪,那个不敢招惹。虽说靠着装孙子勉勉强强的活了下来,可是日子过得好像好似下水道的老鼠一样,卑微,没有尊严。

曾几何时,他连一些小势力轻易都不肯招惹,更别说像今天这样,可以痛痛快快的诛杀大势力嫡系弟子了。

凝聚全身所有力量,宁虎再无任何犹豫,猛地向着沐文峰头颅拍下。

沐文峰的眸子之中满是对于死亡的恐惧和绝望,他想要逃脱,可是身体却根本不听使唤,随即身体猛地变得麻木然后意识陷入永远的黑暗之中。

“哈哈,我真的杀了他!真是太痛快了!”宁虎仰天大笑,尽情发泄着压抑心中几十年的憋屈,神色之间甚至有些许癫狂。

直到今天,他才感觉道自己的存在是那么的真实,他第一回体验到什么是做人的感觉。

“以后我宁虎,再也不装孙子了,我要做个堂堂正正的人!”宁虎仰天咆哮道。

宁虎感觉自己的身上某种枷锁在这一瞬间消失不见,他的念头通达,浑身上下的气息瞬间变得紊乱起来。

“这是突破!没想到这个家伙运气竟然这么好,受了伤还因祸得福突破境界桎梏。”宫商羽睁开双眼,看着那慌忙稳定心神准备突破境界的宁虎,心中也是生出些许羡慕。

“不错,还不至于让人太过失望。”张宇暗暗道。

张宇让宁虎亲手击杀沐文峰,对于宁虎也是一种考验。

如果宁虎真的敢动手,张宇还会考虑考虑好好的培养他一下,如果还是按照以往的性子畏畏缩缩的,前怕狼后怕虎,那么这种懦弱之辈,张宇留之也是无用。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急诊预约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王香琢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预约看病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杨志辉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开通网上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