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千金-益母颗粒我可以抱抱你嗎

发布时间:2020-02-15 18:43:08

我可以抱抱你吗

车子依旧飞一般疾驶在公路上

我向前倾了倾疲倦的身体,看了一眼时速表,显示的是“220KM”

“林总,慢一点吧”我忍不住提醒到

他抬眼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车,依旧飞快

我瞅了他一眼,也没有再吭声随即我向后一靠,闭上眼睛,不再理他

就在我迷糊之间,耳边听见“吱”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和“轰”的一声巨响身子一震,我眼睛都没来得及睁开,心便坠向黑暗的无底深渊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周围一片漆黑,我的脑袋一阵阵发懵

“出车祸了”这念头一闪而过,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我想打开车门出去,身子却软软的没有一点儿力气

我又闭上眼睛靠在座位上

天上忽然飘起了雨“沙沙”雨声让我清醒了许多,我摸索着打开包,拿出,拨打“122”,却半天没有动静

没有信号“该死”我狠狠地骂道

这时,我看到他头靠着座位一动不动地坐在座位上“他死了”瞬间,车内的空气让我窒息

我打开车门,跌撞着跑出来初秋的雨打在我脸上,凉丝丝的让我觉得眼前清楚起来我张大口,呼吸着山里的新鲜空气,力图赶走我内心的恐惧

我站在公路中间,希望能看到一辆车可是,在这漆黑的飘着雨的夜里,在刀劈斧凿般的悬崖边,我看到的唯一亮光就是出事后闪烁的车尾灯

我捋了一把已被打湿的头发,擦了把脸,打开副驾驶座位的门,重新回到车里

他的右手无力地搭在汽车手柄上我壮起胆子,拿起他的右手,觉得有点儿凉我深吸了一口气,摸了摸他的脉搏

“他还活着”我松了口气

我拿开已经瘪了的气囊,看到他雪白的衬衣上已有了一片血渍他的左手和左腿被车和座位卡住了,我也不清楚他到底那儿受了伤

我使劲晃了晃他,叫道:“喂,醒醒醒醒”他呻吟了一声,尽管很微弱,我仍然很兴奋我加大了声音:“林总,林总,唉,你没事儿吧说句话”

“啊……”他的呻吟更大了,带着明显的痛苦声他眉毛皱起来,可能是疼痛让他本来英俊的脸有些变形

他缓缓张开了他的眼睛

“喂,你没事吧说话啊”

他用痛苦、无助的眼神看着我:“我头好晕小文,你没事吧”

听到他说话,我一下坐在座位上,松了好大一口气,说:“没事儿,我很好你那里受伤了”

“不知道我浑身都痛,动弹不了”

“不管怎么说,活着就好”这时,我才觉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他的意识似乎很快清醒过来:“你打了吗快,拦辆车”

“没信号,没车”我说,“我们只能等了”

黑暗中我听到他轻笑了一声,可能是牵动了伤口,接着“唉呀”了一声

我一紧张:“我帮你处理伤口吧得先把你弄出来”

我使劲扳住他的身体向外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弄出来扶着他走下车

雨越下越大了,打在车上“啪啪”作响

我把他扶到后排座位上坐下我也累地瘫坐在那里大口喘着气,浑身软软的,没有一丝力气

他用右手摸医用刮痧方法其特点了一瓶水递给我我喝了几口水,说:“我来帮你包扎吧”我从包里拿出丝巾,用力扎住他受伤流血的左臂“你的腿不要紧吧”

“可能骨折了”

我解下他的领带,又从后备箱里找到锁车轮用的大锁,和他骨折的左腿紧紧地捆在一起

他说:“你真专业哦,对了,你父亲是医学院的教授,是吗”

做完这一切,我累坏了,只觉得快要窒息了我赶快跑出车外,用力吸气,从我随身的口袋里拿出药来吞了下去

“你在外面干什么这么大的雨”他有些急促地说

我重新坐回车里,说:“我得好好谢谢你”

他诧异:“为什么”

“你在出事的一刹那还是很清醒的,方向打到了左边,如果你打到右边,现在我们俩的灵魂正从悬崖下往上飞呢”

他无奈地笑了:帕金森病“你真得很特别这种时候还在调侃”

“我没有调侃你不觉得我们俩现在还活着是很幸运的吗”

“有一点儿吧”

“我说的是真的,能活着就是幸运”我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有很多人都不去珍惜,他们不知道这世上有很多人的生命是多么短暂,短暂到如烟花,只有一瞬”

他更诧异了:“你这么伤感,仿佛有参透人生的意味”

我说:“人生是参不透的有句话说,活在当下如此就够了”

“你到公司四年了,今天才有机会和你好好聊一聊”

我微微笑了:“是啊”

“你很优秀,小文这次的设计又拿到了大奖,颁奖的时候你看到台下那嫉妒的目光了吗”

“谢谢你我只是按照我的心尽了我的力而已”

他说:“你总是这么有个性平常看你有很多心事,能和我说说吗”

“不能不能和你说”

他哈哈笑起来:“为什么”

我也笑了:“因为你是老板啊怎么能和老板随便说自己的私事呢聊城治疗牛皮癣公立医院”

“是关于男朋友的吧”

我咬了咬嘴唇:“算是吧”

他显然很感兴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这么冷傲,他一定对你很好吧”

我摇了摇头:“他并不爱我”

“什么”他惊奇地坐直了身子,却不小心牵动了伤口,接着“唉哟”一声

“怎么了没事吧”我紧张地查看着

“不要紧跟我说说吧”

我把头扭向另一边:“没什么只不过我爱他,他不知道”

“刚认识他,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是吗”

我甩了甩头:“不是我上高中的时候,他是个大学生,到我们学校演讲,我就喜欢他了后来,我又考上了他在的那所大学”

他盯着我:“为什么不告诉他”

“不为什么,不想告诉他”我嗫嚅道

我接着转过头,说:“别老说我了,说说你吧你离婚两年了,为什么还没有女朋友”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女朋友”他调侃地问我

我的脸红了好在车里很黑,他看不到

“听公司里的女孩说的她们在背后总谈论你”

他笑了,在黑暗中他那洁白的牙齿格外显眼:“还没有找到我的真爱错了一次,不能再错第二次”

“如果找到了,就要全力去把握,不要错过”

“那你为什么不去把握”他反问道

我低下头,沉吟了一会儿:“有儿童脑瘫治些事情并不是我们自己能够把握的我宁愿把爱藏在心里,自己体味”

“小文,你真是个特别的女孩为什么你总是这么伤感”

“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我久久地注视着他在黑暗中仍晶亮如星的眸子

初秋的深夜有点儿冷我看着他,说:“我…我可以抱抱你吗”

他用右手搂过我,紧紧的

良久,我们谁也没有说话

天色有些发白我靠在他身上睡了一会儿

他的头发有一股洗发液的清爽味道,我听着他咚咚有力的心跳,满足地笑了

我睡不着了,睁开眼睛,静静地享受着和他独处的感觉

远处,似乎有隐约的声音

我看了他一眼,走出车外

我远远看到警灯在闪烁,于是拼尽全身的力气向它挥手,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再醒来时,我身上已经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

他坐在轮椅上,被护士推着进来看我

我看着他焦急心痛的眼神,笑了

我试着把手抬了抬,他伸过手紧紧地握着手心里的温热倾刻间就传到了我的心里

“小文,快点好起来吧”

我努力张大眼睛看着他英俊的脸,我的心正渐渐远离他我用虚弱地几乎连我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我可以抱抱你吗”

他听到了,努力地从轮椅上站起来,伏下身子,在我额头深情一吻

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抬手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两滴晶莹的泪珠挂在我的脸颊,终于再也无力睁开我的眼睛,我那颗破碎的心带着他的吻,幸福地离开我的身体,飞向天堂

很多专家断言我不会活过二十岁,可我活了二十七岁

他不知道,我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

他更不知道,我默默地爱了他整整十年

月经推迟经量少怎么调理
太太口服液和静心口服液的区别
勃起功能障碍衡量标准
他达拉非每日一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